鐵鎖 作品

第5060章 青萍劍訣(大結局)

    

過這麼多天,海道人的屍體雖然一直放在冷櫃了,可已經滿是屍斑。拿出來之後,放一段時間,那就有味了。屍體被擺在呂祖閣大殿外的廣場上,辦理了一個小小的交接儀式,武警們就下山離開。廣場上,隻剩下呂祖閣的道士們。武警在的時候,大傢夥誰也不說話,等人都走了,洪元珀就指著海道人的屍體罵道:“這姓海的,可真是害人不淺!呂祖閣這麼多年基業,差點就被他給毀了!”“可不是麼,他死就死了,還連累了咱們。差點把咱們都給害死...“有點意思呀…”白日真君見王傑沒有繼續說話,當即笑著說道:“四妹,真是想不到,這個地方竟然是跟你們有緣分…我說先前那個我一直都整不明白的機關是怎麼被破開的,原來是你們的人知道其中就裡…不過這樣的話,似乎就不太講道義了吧…如果先前那小子就把機關給開啟,可能老三就不至於非得跟我拚命,最終變成這個下場…老三,你說是不是…”

說到最後,他故意獰笑著看向地上躺著的嘯林真君。

嘯林真君則是冷冷一笑,說道:“大哥,我都這個樣子了,你還挑撥離間有什麼用…”

“是啊,你就好好躺著吧…”白日真君又是淡淡地說道:“四妹,真是想不到,你的秘密還挺多的…關於這個石像的秘密,你怎麼說呢…”

孫昭奕沒有回答白日真君的話,而是轉頭看向王傑,冷冷地說道:“你怎麼說?”

“我…那個啥…”王傑故意看向雕像,跟著緩緩地說道:“剛剛冷不丁打眼一瞧,還真挺像的,現在仔細一看,好像又不一樣了…牛的款式就比咱們道觀裡那個大…另外身邊沒有道童…還有就是,手裡拿著的東西也不一樣…咱們那個拿的是如意,這個拿的是劍…姿勢就更不一樣了…這一手劍,一手豎著手指頭…更厲害的是,這手指頭還會動呢…”

“手指頭會動!”張禹本來在聽王傑的插科打諢,並沒有當回事。等聽到最後那句話的時候,不由得一怔,下意識地看向雕像,嘴裡說道:“我怎麼沒發現?”

“我剛剛也是冷不丁看到的,他的手指頭,本來是向上指著的,突然往左邊橫了一下,然後又指向上麵了。”王傑一本正經地說道。

“真的假的?”張禹素來清楚,這個師侄的話,屬實不太靠譜,如此問話,主要也是想要確定一下。畢竟自己是先來的,也沒發現,祖師爺的雕像還能動。

“當然是真的了。”王傑煞有其事地說道。

張禹見王傑這麼說,不由得走到王傑的旁邊,打量起祖師爺的雕像來。

張禹集中精神力一瞧,跟著就發現,王傑說的一點也沒錯,祖師爺豎起來的兩根手指,竟然真的動了。

祖師爺豎起的手指,看起來本身就像是掐住劍訣的手勢,此刻再看,真的就像是在施展劍訣。

如果之前沒有跟嘯林真君學習四象劍訣,張禹還真就看不太懂這個。此時此刻,他已然能夠確定,祖師爺的手指移動,真的是劍訣。隻不過,這個劍訣似乎太過深奧,讓人難以窺測到其中真意。

驀地裡,張禹猛地想起自己學過的《青萍劍訣》。青萍劍訣講述的不過是一個奧義,讓人根本研究不透。當下,張禹將自己從嘯林真君那裡學會的劍訣理解,以及石像劍訣的要領,再結合青萍劍訣的奧義,他似乎很快就想到了什麼。

他的一雙眸子,死死地盯住石像,自己也如同石化了一般。

“師叔,你看什麼呢?怎麼定住了。”王傑見張禹木訥在原地,眼睛都不眨一下,甚至連個動靜都沒有,不由得好奇地問道。

他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孫昭奕哪能不明白,孫昭奕說道:“你說這手指會動,我怎麼沒看到。”

“不是…”王傑愣了一下,跟著打量起孫昭奕,說道:“太太師叔…你的眼睛…能看到東西麼…”

“我…”孫昭奕也意識到,自己好像失言,確實是看不到。

“四妹,你這個戲,演的也太假了吧?”這時候,白日真君冷冷地說道。

“我忘了我看不到的事兒了。”孫昭奕大咧咧地說道。

“這麼看的話,這裡麵的機關,跟你們確實有緣,能夠開啟機關的人,也隻有你們。確切的說,是剛剛那個會彈琴的小子…”白日真君又是冷冷地說道。

“這個不太清楚。”孫昭奕說道。

“不太清楚,那我就讓你清楚!”白日真君說著,雙手猛地一拍輪椅的扶手。

“刷!”

一道黑光從椅背上竄出,旋即化作一團烏雲。烏雲之中,冒出來一個個紅色的老鼠頭,看起來是那樣的詭異、駭人。

“大哥,你現在就動手殺了我們,是不想出去了嗎?”孫昭奕馬上說道。

“你應該知道,隻要有人能夠看破的機關,我就一定也能夠看破!我現在已經不是當年了,不會給自己留下任何一個威脅!”白日真君說完這話,抬手向前輕輕一指。

“刷刷刷刷…”

“吱吱吱吱…”

十八隻紅色的老鼠一股腦地從烏雲之中竄了出來,伴隨著這些老鼠的出現,還有著極為刺耳的老鼠叫聲。

孫昭奕清楚白日真君話中的含義,一個被結拜兄弟圍攻的大哥,自然有理由不相信任何人,也不會給對手任何機會。特別是在對手中,還有著一個當年圍攻過他的人。

“喝!”

孫昭奕大喝一聲,雙手左手分開,緩緩地向上托起。在她的頭頂上方,瞬間凝聚出來一團白色的氣霧。在白色的氣霧之中,還有著一雙猙獰的紅色眼珠子。

“呼!”

白色的氣霧直奔紅色的老鼠撲去。

“噗!”

一聲巨響,白色的氣霧當場支離破碎,而那十八隻紅色的老鼠,也頃刻間震碎了一半。

剩下的就隻老鼠,繼續撲向張禹等人。看到這個,妮妮趕緊祭出紅色的骷髏項鏈,小美連忙打出如意,葉鳳凰當即打出戒尺,孟星兒的背後則是化作九道好似狐貍尾巴的光影迎了過去。

“轟!”“轟!”“轟!”“轟!”…

一連串的巨響響起,孟星兒第一個一屁股坐到地上,妮妮的骷髏項鏈都被迸飛出去,葉鳳凰的戒尺都不知道震到什麼地方去了。隻有小美的玉如意,回到了她的掌中。

與此同時,九隻紅色的老鼠影像也都被震得粉碎。

“小美!咱倆一起上!”

這時候,大護法猛地大喊一聲。

大護法手指一彈,一枚藍色的珠子就朝白日真君那邊射去。小美聽到喊聲,也不遲疑,手中的如意再次打出,直取白日真君。

白日真君顯然是沒有想到,這幾個女人竟然能有這樣啊的實力。

“來吧!”這一次,他的雙手再次猛地一拍輪椅的扶手。

不過跟以往不同,這次是在他的身上,直接浮現出一層紅色的血霧。這血霧好似一隻碩大的老鼠,就在藍色的珠子和玉如意快要射到他的麵前之際,才向前湧了出去。

“呼!”

在紅色的老鼠湧出去之後,白日真君的身子,就好像受到不小的後坐力一樣,向椅背上彈了一下。在他的頭頂之上,都升騰起一團氣霧,汗水不住地從頂門淌下。

接連的鏖戰,就算是再強的高手也是吃不住的。可以說,也隻有白日真君這樣的高手,在接連乾掉如此多的強敵之後,還能有這樣的實力。

“當!”

“當!”

藍色的珠子和玉如意在受到紅色老鼠的沖擊之後,當場就被震飛出去,而紅色老鼠身上的血霧,好像沒有受到半點影響,隻管繼續朝前湧去。

“死吧!都死吧!”白日真君咬牙切齒地說道。

在這一瞬,孫昭奕、大護法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死亡的味道。

與此同時,王胖子突然來了一嗓子,“我靠!好大的劍!”

聽到他的聲音,小美等人下意識地看了過去,就見在張禹的頭頂上方,已經浮現出來一口巨大的青光長劍。

“刷!”

張禹手指一指,青光長劍直奔紅色的老鼠血霧射去,“青萍劍訣!”

“哢!”

就在這一刻,一個周邊的空間好像是被撕裂了一般,原本的無窮無盡,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隻是一間偌大的石室。

“啊…”

一聲淒厲的慘叫。

本書完!

謝謝諸位親哥親姐對老鐵的支援,在本書完結之後,老鐵會準備新書,再接再厲,回報大家對老鐵的一貫支援!車門相繼開啟,一個個身穿便衣的人從裡麵出來。他們隨即分散開來,幾個人一組行動。秦羽帶著人,直奔蘇雅蓮所居住的那棟樓。蘇雅蓮住在一棟有十二層的電梯樓。她的家是在三樓,早就被調查清楚。秦羽負責進到樓內,走步梯直奔三樓,其他的人,都在樓下埋伏,以免蘇雅蓮跳樓。雖說蘇雅蓮隻是一個女流之輩,可因為案情重大,根本容不得有半點疏忽。特別是蘇雅蓮的身份跟一般的案犯並不相同,她可是厲君傲的小姨子。下麵埋伏的各部門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