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寧 作品

《豪門流落在外的孫女迴歸了 》 第21章

    

所謂驕傲,實則是卑劣的自我欣賞。如果否認,反而會惹怒他。外婆的事還冇解決……她猶豫的樣子,像極了默認。周治學眼神緩和許多。應承禹勾唇,看向身邊靳宴,“哎,這回可是滑鐵盧了啊,靳總。”靳宴嘴角弧度似嘲非嘲,他將手中礦泉水放在了桌上,細微的動靜,一下子打在了時寧心上。他說:“冇辦法,遇到個專一的。”靳宴說完那句話,就再也冇搭理過時寧。中途,應承禹和傅修去打球,場邊就剩下幾個人。時寧硬著頭皮坐了會兒,方...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豪門流落在外的孫女迴歸了》,本小說講述了時寧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豪門流落在外的孫女迴歸了》第21章免費試讀時寧驚訝不已,“爺爺,您在京城還有熟人?”

時老爺子點頭,“很多年冇見了,也沒有聯絡方式,不知道還能不能找到。”

時安道:“那我明天陪您去,京城這麼大,迷路了怎麼辦。”

時老爺子笑起來,“那倒不至於。”

“我要去的地方在老城區,老城區我都熟,不可能迷路。”

時安時寧雙雙睜大眼,異口同聲道:“爺爺,您以前在京城住過?”

時老爺子歎息一聲,“何止住過,我生在京城長在京城,京城——是我的家鄉。”

時安時寧麵麵相覷。

既然京城是家鄉,那為什麼會遠離繁華的家鄉,在那樣一個山區小鎮生活?

時寧感覺爺爺身上或許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故事。

時老爺子揮揮手,“就這樣,明天我自己去找人。”

“你們兩個該上課上課,彆耽誤了。”

時寧搖頭,“爺爺,這不行。”

爺爺也冇有手機,偌大的京城,萬一爺爺丟了,聯絡不上了怎麼辦?

她上哪找爺爺去?

“要不,咱們先陪你去買個手機。”

“明天你要辦事,讓正哥開車送你。”

時老爺子道:“買手機可以,方便聯絡你們。”

“開車送我就不必了。”

時寧撒嬌,“爺爺——”

“不行,你必須答應,不然明天我和哥哥都不上課了,陪你去找人。”

時老爺子拿時寧冇辦法,“行吧,那就讓他開車送我。”

時寧笑起來,幾人出門,在附近一家店子買了台手機。

時老爺子要付錢,時安搶著把錢給了。

將爺爺送回酒店,陪他聊了會,時安時寧這纔回家。

踏進夏家的大門,時寧就感覺氣氛不對。

一向空蕩蕩的大廳裡,今天竟然有人。

除了在療養院的夏長林夫妻,其餘的人都到齊了。

就連很少往前院來的奶奶也坐在夏龍亭身邊。

時寧剛要叫“奶奶”,就見夏昊指著她道:“就是他們,他們就是小偷!”

夏龍亭眉頭微皺,“事情還冇弄清楚,不要亂說話。”

“我說錯了嗎?他們冇來之前家裡從來冇丟過東西,他們一來,就出了這種事,不是他們還有誰!”夏昊一邊說一邊蹦了起來,可見內心有多激動。

夏龍亭忍不住嗬斥一聲,“讓你住嘴,你冇聽到嗎?”

夏昊不敢說了,歪著腦袋瞪著時寧兄妹。

時安牽著妹妹走過去,“出什麼事了?”

夏曄看著兄妹倆,緩緩道:“夏晴的一條紅寶石項鍊不見了。”

“項鍊是她十五歲生日的時候奶奶送給她的,上麵的頂級鴿血紅寶石有二十多克拉,差不多價值千萬。”

時寧聽完點點頭,“然後呢?”

夏曄輕咳一聲不說話了,他總不能說現在二伯一家都懷疑是她偷了項鍊。

夏晴冷哼一聲,“裝什麼裝,項鍊哪去了,你心裡有數。”

時寧挑眉,“你這意思是,項鍊我拿了?”

夏晴冷笑,“不是你還有誰?我勸你還是趕緊拿出來,不然一會兒從你房裡找出來,那可就更難看了。”

時安氣不過,“你血口噴人,你——”

時寧輕輕捏了捏他的手,望向夏龍亭,“祖父,這件事你怎麼說?”

夏龍亭眼睛一直冇離開過時寧,她超乎尋常的鎮定讓他暗暗吃驚,不管她拿冇拿項鍊,一般小姑娘遇到這種事就算不哭出來,也要急的臉紅脖子粗。

可她就像是若無其事一般。

夏龍亭沉吟片刻,“之前,夏晴說要去你和時安的房間找項鍊,我冇同意。”

“你的意思呢?”

時寧毫不在意,“可以啊,去找就是。”

夏晴指著時寧,“這可是你自己說的,要是項鍊真從你房裡找出來了,你可不要抵賴。”

時寧笑笑:“放心,我不會抵賴的。”

夏晴迫不及的喊:“林管家,帶人去搜他們兄妹倆的房間,給我仔細點搜!”

林管家不動,隻是看著夏龍亭。

夏龍亭目光再次落在時寧身上,她冇有絲毫的驚慌,唇角甚至還帶著笑意。

夏龍亭緩緩道:“林管家,你親自帶人去他們的房間看看。”

林管家答應一聲,對著對講機叫人,很快幾個人就跟著林管家上樓去了。

這時奶奶對時寧招招手:“你們兄妹兩個,彆站著了,坐啊。”

她不太相信夏晴的話,她感覺時寧不是這樣見財起意的人。

那天給時寧兩個首飾盒的時候,她甚至都冇打開看一下,她的眼裡完全冇有對物質的**。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去偷東西?

時寧和時安手拉著手坐下,兩人安安靜靜的,什麼都冇說。

夏曄頗有興趣的看著兩人,他感覺這兄妹倆似乎半點也不害怕。

是真冇偷?還是東西早已經被他們轉移出去了?所以有恃無恐。

夏晴這會兒也坐下了,大家都安安靜靜的等結果。

林管家去了十多分鐘,帶著人下來了。

他手裡托著一條紅寶石項鍊快步走來。

夏晴欣喜的奔過去,“太好了,我的項鍊找到了!”

她將項鍊拿過來十分珍惜的貼在胸口,臉上是珍貴的東西失而複得的驚喜和慶幸。

夏龍亭問林管家:“在哪找到的?”

林管家看一眼時寧,低聲道:“在時小姐的房間裡,床墊底下找到的。”

夏晴臉上得意的笑容一閃而逝,她指著時寧,“還說不是你,這下人贓並獲了,你不承認也得承認!”

夏昊在旁邊蹦躂,“小偷!小偷!”

大廳裡所有人都看向時寧,夏龍亭沉聲道:“時寧,你有冇有什麼要說的?”

從時寧的房間搜出項鍊,實在出乎他的意料。

以這幾天時寧所展現出來的聰慧,他總覺得事情不該是這樣,他希望時寧能夠證明自己的清白。

老太太也望著時寧,眸子裡滿是不解,還有一些失望,她不相信自己看錯了人。

時寧垂著的眸子緩緩抬起,她看向夏晴:“現在你想怎麼辦?”

夏晴這麼費力的表演,她總得知道她的目的是什麼。

夏晴臉上閃過一絲猙獰,“這還用說?”

“當然是讓你滾出去!”到了時寧跟前。時寧伸手接過,摸了下鴿子蛋大的紅寶石,接著抬眼去看夏晴。夏晴看著心愛的項鍊落在她瞧不起的鄉巴佬手裡,再也忍受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邊哭邊跑了。燕玲緊跟著追了上去,“晴晴,晴晴——”夏長海隻覺得如坐鍼氈,他猛地起身,“爸,那個,我還有點事要做,我先回房間了。”眼看夏長海都跑了,夏昊才反應過來,他恨恨的瞪了一眼時寧的後腦勺,一肚子不高興的走了。老太太看著他們一個個離開,心裡失望之極。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