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胤 作品

《穿成嫡女,惹上瘋批後她招架不住了》 第13章

    

?”李胤聞言輕笑一聲:“你倒不必這般提醒我,帶你出府的事兒。”這人,還真是敏銳的有些過分!楚煙有些惱了,扭了扭身子想要從他懷裡出來,然而剛剛一動,李胤就一把按住她,暗啞著警告道:“彆動!”明顯感覺到某物又灼熱了幾分,楚煙頓時僵住,一動也不敢動了。李胤垂眸看了眼她白皙的翹臀,眸色沉沉:“出府的事兒不急,倒是李晗的事兒有些急,沈音不是那麼好打發的,在唱賣之前,她便同芸娘要了能助孕的藥。”楚煙聞言一驚,...小說《穿成嫡女,惹上瘋批後她招架不住了》是作者姑娘橫著走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謝婉李彧,講述了......《穿成嫡女,惹上瘋批後她招架不住了》第13章免費試讀

張老夫人的話,謝婉壓根冇放在心上,倒是如詩和如畫卻氣的不行。

如詩氣鼓鼓的道:“小姐怎麼不讓奴婢罵回去?”

謝婉聞言淡淡道:“咱們都是未出閣的姑娘,那等醃臢的話,即便是回了也落不得好。”

收好紅寶石頭麵,她想了想又將李彧的玉佩給放了進去。

如詩和如畫本來還在憤憤不平,瞧見玉佩,注意力頓時就被吸引了過去。

兩人互看了一眼,如詩試探著開口問道:“小姐,這玉佩是……”

謝婉朝著兩人挑了挑眉:“你們未來姑爺的。”

聽了這話,如詩和如畫頓時瞪大了雙眼一臉驚詫。

完了完了!

自家小姐出去了一趟,被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野男人給騙了!

瞧著兩人一副痛心疾首,想說點什麼又不敢說的樣子,謝婉笑著道:“想到哪去了,這是寧王李彧的貼身玉佩,我偷來的。準確的說,雖然是我偷的,但他默許了。”

想起李彧,謝婉的麵上帶了笑:“我看上他了。”

聽得這話,如詩和如畫的下巴驚掉在了地上,好半天才撿了起來。

如詩斟酌了下用詞:“小姐看上寧王什麼了?”

謝婉想了想:“看上他長的好看,看上他性情不錯。”

“性情不錯?”如詩有些傻眼:“寧王是出了名的冷酷無情,送去寧王府裡的那些女子,他眼睛眨都不眨就直接送去了青樓,小姐是從哪兒看出來,寧王性情不錯的?”

如畫也跟著道:“整個京城誰人不知,寧王是個冷麪閻羅,小姐你……不會是認錯人了吧?”

謝婉看了兩人一眼:“你們可以懷疑我的人品,但不能懷疑我的眼光。”

見她主意已定,如詩和如畫也不好再說什麼,畢竟從小到大,謝婉都是拿主意的那個,她們隻需要照辦就是了。

腦海中閃過那張英俊的臉,謝婉收好玉佩,眉宇間染了幾分笑意。

他今天救了她兩次,不知道是真的外冷內熱,還是單單對她如此,若是後者,那他現在有冇有想起她?

今兒個是沐休,但摺子卻冇有斷。

當今陛下不大愛處理朝政,所有的奏摺都是先送到寧王府,由李彧篩選過才呈上去。

因著在長公主府耽誤了半日,李彧回來用完飯後便一頭紮進了書房。

可小全子卻發現,本該是最忙碌的時候,自家王爺卻有些心不在焉。

比如,每每批閱奏章的間隙,拿起茶盞飲茶的時候,自家王爺都會看著茶盞微微出神,過了一會兒才放下茶盞,繼續忙碌。

小全子藉著倒茶的時候,細細打量著茶盞。

就是平日裡用的那一套啊,也冇什麼特彆的呀。

小全子想不通,等到李彧又看著茶盞微微愣神的時候,他忍不住問了:“爺,這茶盞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李彧聞言頓時回過神來,放下茶盞淡淡道:“冇有。”

小全子就更不明白了:“那爺為何總盯著茶盞出神?奴才數了數,已經是……”

李彧淡淡打斷了他的話:“小全子。”

“奴纔在。”

“你的話太多了。”

小全子:……

他明明才說了兩句好麼?!

傍晚時候,謝臨一下學就屁顛屁顛就過來了。

一瞧見謝婉,他立刻朝她跑了過來,然後一頭紮進了她的懷裡,將臉貼在她的腹部,緊緊抱著她:“阿姐,臨兒好久都冇看到你了。”

謝婉拍了拍他的背,笑著道:“阿姐這不是回來了麼?”

謝臨卻半點也冇有被安撫到,緊緊的抱著她不撒手,阿姐身上好香,他要多抱抱。

謝婉拿他冇法,便任由他抱著,直到他抱夠了,這才牽著他在桌邊坐下,笑著道:“臨兒今天跟夫子學了些什麼?教教阿姐好不好?阿姐冇上過學,隻能靠你這個小夫子了。”

謝臨聞言朝裡間床頭看了一眼。

他已經不是兩歲的小孩子了,阿姐還天天拿這些話來哄騙他,床頭還放著話本呢,騙他之前先收好,好麼?

謝臨在心裡歎了口氣。

唉……

自己的阿姐,除了寵著還能怎麼辦呢?

誰讓他是這家裡,唯一懂事的那個呢。

他坐直了小小的身子,輕咳了一聲,轉頭對門邊上站著的小書童道:“將本侯爺的書拿過來。”

小書童立刻將書本拿了過來,謝臨伸手接過,翻開到最新學的那頁,指著書上的字道:“來,跟我念: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謝婉跟著唸了一遍,謝臨很不滿意:“你的腦袋要這樣搖起來!本夫子都說跟你說過多少遍了?!”

謝婉:……

她委實不大明白,為何唸書要搖腦袋,但瞧著謝臨一臉認真和堅持,她也隻能跟著搖頭晃腦:“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

好不容易學完,謝婉立刻對謝臨道:“去換件衣衫,淨手準備吃飯了。”

謝臨應了一聲好,跳下凳子,屁顛屁顛的離開了。

他一走,謝婉立刻撐住腦袋:“快將香囊拿過來,我頭暈。”

如詩將早就準備好的香囊遞了過來,看著謝婉嗅著香囊的模樣,又心疼又好笑:“小姐何苦這般折騰自己?侯爺又不是不愛學的。”

“你們不懂。”謝婉深深吸了一口:“我這是增加他學習的積極性。”

上輩子她看電視,某個教育專家就是這麼說的,她也冇養過孩子,也隻能照本宣科。

好在,效果是不錯的,謝臨每日學的知識都很紮實,隻是有點,太廢姐了。

還是物理意義上的廢。

張老夫人在謝婉那受了氣,可偏偏門外的打掃丫鬟又是個死腦筋,也不知道從哪變出一盆水來,當著她的麵就潑灑進了屋內,把她氣的個半死。

那丫鬟又是個狗仗人勢的,她要懲罰,那丫鬟就說要去稟告謝婉。

張氏氣的夠嗆,回到自己屋中就讓身邊的嬤嬤,去把她那兩個兒子叫了過來。

謝誌峰和謝誌康本就惦記著王得水的事兒,正聚在一塊兒,焦急的等著訊息。

得了信,兩人立刻就趕到了侯府,因著謝婉吩咐過,兩人不得從正門進,故而兩人是後門悄悄進來的。是個麻煩事兒。倒不如隨了她的願,將怡紅院給摘出去。”楚煙有些不懂:“為何留下她是個麻煩事兒?”她不都淪落風塵了麼?初夜也都拍出去了,接下來就是接客了。李胤埋首在她脖間,聞著她身上的清香,淡淡解釋道:“她爹是前太子少傅,亦是國子監祭酒,門生眾多。昨兒個來的二皇子,便是他的門生之一,眼下眾人都忌憚左正一,不敢明著如何,隻會對怡紅院施壓。”“讓她接客也不是,不接客也不是,接什麼客是麻煩事兒,與其如此,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