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許 作品

《穿成侯門主母,我成了京圈白月光》 第58章

    

的孽種。“奴婢瞧著夫人麵色疲倦,眼下無旁事,夫人可要歇息一會兒?”蘇子在一旁服侍,適時開口問道。方許輕嗯一聲,闔上眼小憩。不過一炷香時辰,門外就響起了吵鬨聲,惹得方許皺緊了眉頭。孃的,知不知道擾人清夢就是謀財害命啊!“夫人!外頭出事了!”小廝急匆匆的衝進院內,太過著急摔了個踉蹌,聲音都喊破了些。守在屋門前的白及皺緊了眉頭,壓低聲音咒罵一聲,“冇心肝的東西,瞎喊什麼?擾了夫人休息,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爆火言情小說《穿成侯門主母,我成了京圈白月光》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橘橘兔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方許白及,其主要內容講述了......《穿成侯門主母,我成了京圈白月光》第58章免費試讀

九月初十,宮中遞來訊息,要求京中所有適齡貴女隨母入宮。

摺子遞到方許手上時,候府正亂作一團,府中上下齊聚澄園,各個麵色不佳。

方許坐在上位,斂下眸子,神色瞧不出喜怒。

謝常青麵色鐵青,雙拳緊握,額頭上青筋直跳,“母親,謝黎習書一事,可是您準許的?”

“不然呢?”方許語氣淡淡,神色平靜。

謝常青咬緊後槽牙,拍桌而起,“母親命他讀書,可是為了叫他進朝入仕?”

“不然呢?”方許不理會他,依舊閉目養神。

謝常青深吸一口氣,語氣極衝,“父親在世時就曾立過規矩,候府隻準一人進朝為官,如今母親此舉,可有將父親放在眼裡?”

方許緩緩睜眼,眼神漠然的盯著他,“你父親光輝一世,唯獨這件事糊塗了個徹底!”

“謝黎並非愚鈍之人,相反,他極有天分,為何不可栽培?”

聽到母親誇讚他向來看不起的弟弟,謝常青的臉徹底黑了下去,揚起聲音,“可有規矩在前,母親怎可視若無物?”

“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方許闔上眼,不再看他,心中更是對這個草包兒子厭惡到了極致,懶得與他攀談。

謝常青攥緊拳頭,骨頭捏的哢哢作響,一雙眼睛瞪的滾圓,眼底儘是怒意,“母親這番,是打算徹底不將我放在眼裡了嗎?”

“把你放眼裡?”方許就這麼安靜的坐著,嘴角掛上一絲清淺的訊息,“你是眼屎麼?”

謝常青被噎了一句,見說不過母親,又將目光落在了一旁的謝黎身上,語氣裡透著威脅,“二弟,你作何想?”

謝黎坐於下首,體態端正,一身水藍色長衫更襯得他溫潤儒雅。

聽出謝常青話中的深意,謝黎頭一次抬起眼直視著他,嘴角勾著恰到好處的笑意,一字一頓道,“小弟謹遵母親命令。”

“你!”謝常青怒目圓瞪,氣的漲紅了臉,咬牙笑道,“好哇你,冇想到竟是我養虎為患,留著你這麼大,到了日後反跟我爭起東西來了!”

“大哥何來這句話?”謝黎鳳眼狹長,薄唇含著點點笑意,“若大哥謹言慎行,腳踏實地,無錯在先,誰又能動得了大哥分毫呢?”

謝黎的嗓音有些低壓,語氣平平,眼神卻是極有攻擊性。

謝常青將後槽牙咬的吱吱作響,眼神裡帶著些許殺氣,沉聲道,“彆以為榜上了宋家女兒我就不敢動你,候府的一切還輪不到你身上!”

“這麼說來,這候府已經板上釘釘是你的咯?”方許睜開眼,視線落在謝常青魁梧的身板上,語氣譏諷,“這番言論,倒是嚇到了我這個主母。”

“要不然,世子爺乾脆賞我一杯鴆酒,送我去見你父親,好給你騰位置。”

謝常青臉色白了一瞬,壓住心裡的火氣,“母親,我並非那個意思。”

方許嗤笑一聲,低頭擺弄著裙身,不再看他。

謝常青落了個冇臉,下意識轉頭看向謝黎,剛好對上後者似笑非笑的眼神。

謝黎涼涼勾唇,那目光竟有些讓人頭皮發麻。

在謝常青的注視下,謝黎緩緩張開薄唇,無聲的吐出了兩個字。

“蠢貨。”

謝常青目眥欲裂,猛的揚起大掌,“你敢罵我!”

“世子!”白及見狀,連忙去攔。

“公子小心!”長帆上前兩步,擋在謝黎身前,將他遮了個嚴實。

“無礙,叫他打。”

方許幽幽開口,惹得屋裡眾人愣住。

方許托著下巴,好笑的看著謝常青,聲音輕緩,“再過兩日,我就要帶著謝黎去宋將軍府上了。”

“宋將軍對他這個未來女婿上心得很,我倒是好奇,若有人傷了謝黎,宋將軍會不會惱羞成怒,尋他報仇呢?”

話落,謝常青的手就這麼僵在了半空。

方許望著他,眼神裡滿是不屑。

謝常青覺得尷尬,縱使再氣,卻仍有理智在。

宋將軍手握精兵,戰功赫赫,莫說他不敢惹,就是走在路上碰巧遇到,他連看一眼將軍神威的膽量都冇有。

謝常青冷哼一聲,隻留下一句走著瞧,就拂袖而去。

望著謝常青高大的背影,柳梵音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頭。

她以前怎麼就冇覺得謝常青這般有病?

簡直就是個傻大個!

虧自己因他難過了這麼久,真是不值當!

眼瞧著屋裡的鬨劇結束,蘇子這才從門外走進來,雙手奉上一個木摺子,“夫人,宮裡來了摺子,說是要辦秋日宴,今個傍晚,京中四品以上官員的貴女都要隨母入宮。”

方許一頓,目光下意識望向謝晚舟。

謝晚舟指尖一顫,心中頓感不妙,輕聲喚道,“母親……”

看出她眼底的畏意,本想試探其心思的方許瞬間打消了這個顧慮。

“你不必怕,你若不願進東宮,無人敢逼迫你。”方許出言安慰,語氣柔和,“有你姨母和我在,必然不會叫你吃了虧。”

謝晚舟咬住下唇,小聲道,“是。”

“我與太子之間有些恩怨,他是個不饒人的,宴會上必定刁難你,你我之間隨機應變,可懂得?”

謝晚舟點頭,應道,“母親放心,女兒都明白。”

方許會心一笑,垂眸看向蘇子,低聲道,“小姐頭一次進宮,你帶著竹桃下去準備準備。”

“是。”蘇子俯身,領著竹桃退了出去。

方許捧著茶盞,目光落在謝黎身上,輕聲道,“科舉在即,即便要用心,也要注意休息,你眼底已經起了烏青,切記小心身子。”

“無人要求你必須高中,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

謝黎嘴角含笑,緩緩點了下頭,“母親放心,兒子心中有數。”

“過幾日,我帶你去宋將軍府上,禮品什麼的已經備好了。”方許從容一笑,眼神中似有調侃。

“這事定下,我可真算是宋姑孃的婆母了。”方許嘴角勾起,目光落在謝黎身上,打趣道。

謝黎耳尖一紅,垂下頭,聲音輕微,“全憑母親做主。”

熱門小說《穿成侯門主母,我成了京圈白月光》試讀結束,閱讀全文向上看級彆的蠢貨,最好彆來沾邊!“母親!”謝姝兒氣極,漲紅了臉,雙手攥緊裙襬,不可置信的看向方許,“女兒隻是想嫁給裴郎為妻罷了,為何母親要如此咄咄逼人?”她無法理解,向來對自己疼愛有加,有求必應的母親今日竟然會這般冷漠。“侯府養你多年,還不如養隻哈巴狗。”方許坐直身子,語氣和神情都出奇的平靜,甚至連眉頭都未曾皺一下,“十幾年的養育,哪怕是隻狗也該懂得感恩,可憐你雙目皆盲,心肺全黑,倘若你離了侯府,又能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