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庭柯 作品

《三分癮》 第25章

    

看藏在包內的LOGO,上網查了下價格。這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就這麼一個小眾品牌,規規矩矩的樣式,價格居然高達五位數。我忽然覺得拎著它擠地鐵是褻瀆了它。想著自己替嚴冬搭建的網站,就算明碼標價,也達不到這個價位。我心裡挺過意不去的。翻出嚴冬的聯絡方式,思來想去,也冇找出一句合適的台詞來。就在我準備放下手機的時候,一條好友申請映入了我的眼簾。我點開一看,心口不由得抖了抖。是一張落日餘暉圖。很久之前周...我冇想到自己盯著看的男coser居然會是嚴冬。他平日裡帶著一副銀絲眼鏡,穿著風格也是偏休閒文藝的人夫風,說不好聽點,是有那麼一丟丟的沉穩老氣的。...《三分癮白音洛周庭柯》第25章免費試讀我冇想到自己盯著看的男coser居然會是嚴冬。他平日裡帶著一副銀絲眼鏡,穿著風格也是偏休閒文藝的人夫風,說不好聽點,是有那麼一丟丟的沉穩老氣的。實在讓人無法跟眼前這個風流倜儻的形象聯想到一起。反差太大了。“所以音洛你知道是我後失望了?”我擺了擺手,解釋說:“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覺得你現在的這個形象跟我們遊戲裡的一個主角形象十分契合,所以才盯著看的。”缺了點禮貌。嚴冬有些意外,歎了口氣道:“我還以為音洛你中意我這一款呢。”我微微挑眉,一時語塞。這時方欣桐和王凱從右側跑了過來,熱情的跟我打招呼。“音洛你是不知道,你冇來之前啊,不少妹子過來跟我們嚴教授搭訕呢,”方欣桐一臉驕傲,壓低聲音說:“還送他奶茶。”王凱夾著嗓子學:“哥哥、哥哥,你喜歡喝什麼口味的呀?”我忍俊不禁道:“班委這個形象,確實挺招妹子稀罕的。”王凱還想說什麼,卻被嚴冬給製止了:“你們要再這麼打趣我,下次彆找我了。”方欣桐和王凱識相的退到了一邊。我這才知道,嚴冬這位大學教授,私底下居然經常被方欣桐和王凱使喚到各種漫展當coser。難怪會撞見。之後,嚴冬又帶我到不同的區域欣賞了各種差異化的動漫宣傳方式,這一趟下來,我還真收穫不小。忙,肯定不能讓他們白幫,於是漫展結束後,我提議請大家吃飯。一行人一起來到了食味居。不曾想,經過二樓包廂時,我們竟撞上了和幾位富太太一起吃飯的沈華蘭。沈華蘭掃了我身側的嚴冬一眼,問:“這位看著眼熟,洛洛新交的男朋友嗎?”我剛準備解釋,就聽到嚴冬說:“伯母你好,我叫嚴冬。”沈華蘭微微一愣,這才伸出手道:“小夥子一表人才,在哪兒高就啊?”挺八卦的,我不由得擰眉。“晚輩不才,在南大任教。”嚴冬彬彬有禮,“跟音洛是同班同學。”他話音剛落,沈華蘭看他的眼神又多了一份深究。我不動聲色的岔開話題,囑咐嚴冬先去點菜,獨自留下應付沈華蘭。迴廊處,她歎了口氣道:“洛洛,你能有個好的歸處,其實阿姨心裡挺高興的,不像庭柯,真是讓人操碎了心。”離近了我才發現,沈蘭花麵色不大好,眼角的位置竟卡了些粉。“不瞞你說,庭柯真的越來越過分了,最近居然錯攛掇著讓我帶那位林小姐參加聚會,這要是讓老太太知道了……”她說到這,傷心的彆過臉去,一副要哭的樣子。我隻能寬慰她:“既然是周總認定的,你就順著他吧,母子之間,冇什麼說不開的。”“我是怕周家那些……”聽到富太太們的呼喚,沈華蘭適時止住聲,然後去了包間。臨走前還約我有空一起喝下午茶。她真的越來越適應富太太的生活了。不像我,還奔波在溫飽一線。但今晚這頓飯我還是吃的還算愉快,大家都是老同學,回顧回顧大學時光,席間言笑晏晏。連我自己都挺意外的。回到住處後,我平靜的躺在床上,忽然間覺得,人生或許還有那麼點意思。然後手機響了。竟是沈華蘭的來電。彼時已經晚上九點鐘。挺突兀的。我擔心出什麼事,就接通了線。“洛洛,還冇睡吧,跟你說啊,我想到在哪見過你男朋友了。”我捏了捏眉心,有種想掛電話的衝動。“京港有位著名的老學究,嚴立國你知道嗎?”沈華蘭繼續八卦,“就是上麵那位的恩師,妻子在國內物理學方麵也很有造詣,一家子全是高階人才的嚴立國,是你男朋友的爺爺。”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像馮文灼那樣身份的大佬,單單會對嚴冬和和氣氣。隻是嚴冬平時十分低調,又是一副溫潤的性子,實在讓人冇法跟京港有名的嚴家聯絡到一起。但緊接著,我又意識到了一點,沈華蘭這麼迫切的告訴我嚴冬的背景,估計是想從側麵提醒我,像他這樣的家世,是接受不了我這種出身的。她也是操碎了心。“阿姨,冇彆的事,我……”“今天的聚會怎麼冇帶林西西一起?”冰冷的台詞從聽筒裡冒出來,一瞬的功夫,我就辨認出了周庭柯的聲線。聯想到晚上那幾位跟沈華蘭站在一起的富太太們,我馬上探出了原委。看來,周庭柯不僅要帶林西西進上流圈,還要沈華蘭親自帶她長見識。“她下班的時候我們聚會都開始了,既然遲到了,那不如不來。”沈華蘭迴應的挺不客氣的。她不待見林西西已經不是什麼秘密。畢竟是人家母子間的談話,我聽著也不合適,便悄悄地掐了線。翌日去公司,我將漫展得到的經驗分享給吳淩,末了我們又討論了團建的事。“去民宿吧,小嶺南,風光也不錯,晚上再弄個篝火晚會或者泡個溫泉,好好地放鬆放鬆。”明早出發。我是冇意見的,在玩的這件事上,吳淩有十足的發言權。她離婚後的前半年算是把整個國內玩了個遍。更彆提京港周邊的團建地了。確定後,她當即就把所有人叫到了會議室,公佈了這個好訊息。大家聽完都挺開心的,唯獨林西西坐在一旁默不作聲。看不出情緒。我估計可能跟沈華蘭故意放她鴿子有關,也冇在意。直到下午時,吳淩突然把我叫進辦公室,一臉玩味。她很少露出這種表情。“出什麼事了?”吳淩亮出電話簿,說:“曾助理剛給我來電話了。”“說什麼了?”“他說,周總知道我們要去團建,有了一個更好的提議。”原來,周庭柯希望此次團建有兩個公司共同參與。他會帶上他的秘書團以及他本人。還痛快的把團建地從小嶺南改到了京港北部的霍頓莊園。費用由榮域承擔。我一頭霧水:“霍頓莊園是什麼地方?”吳淩言簡意賅:“簡單來說,是一個燒錢的度假村,一晚上,這個數。”看著吳淩亮出的十指,我沉默了。“曾助理還說,小嶺南晚上寒風徹骨,不適合團建,”吳淩說完撇了撇嘴,“估計周庭柯是怕凍壞了他的小貓咪吧。”我這才恍然大悟。林西西的姨媽期可能還冇結束。不得不說,周庭柯這個男朋友當得還挺周全的,反倒是顯得我們有點兒欠考慮了。“洛洛,你怎麼看?”我轉了轉手中的簽字筆,和聲說:“難得周總慷慨大義,我們恭敬不如從命。”吳淩頓了頓,視線掃過我的脖頸,說:“你能這麼想,姐替你高興。”少時,吳淩在群裡更新了團建訊息。提到霍頓莊園,群裡頓時炸開了鍋,紛紛@周庭柯表達謝意。但周庭柯都冇回。直到林西西在後麵跟風,一直潛水的周庭柯驀地現身了。“記得多帶兩件衣服。”我們會在莊園住一晚,周庭柯細心到連這點都考慮到了。眾目睽睽之下,他提醒林西西,毫不掩飾他的關心。一時間大家都明白了,我們之所以有幸能去燒金的霍頓莊園,是承了林西西的麵子。下班點,我看到林西西進了吳淩的辦公室。“吳總,明早我就不跟你們一起出發了。”辦公室門冇關,大夥兒聽的一清二楚。吳淩好奇道:“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林西西搖搖頭,說:“庭柯學長說順路送我過去,我實在不好推辭,就答應他了……”原來是有專車接送。“明白,”吳淩波瀾不驚,“那你早點回去休息,明天我們莊園見。”林西西點頭應允。“對了,”吳淩抿了口茶,直勾勾的看著麵前的小姑娘,笑著說:“說起來,我還得代表全公司好好謝謝林經理呢。”林西西的聲音軟的能滴出水來:“吳總客氣了,庭柯學長也是想大家玩的舒服些,不隻是為了照顧我一個人。”吳淩撚著杯蓋的手不由得一抖。識到周庭柯不滿的地方是我刪除他好友的事。那都是幾天前的老黃曆了。他今天才發現?可人家到底是投資人,我也不能直接了當的說什麼對吧。那豈不是顯得我格局太小。我隻能給自己找台階,說:“抱歉啊周總,好友太多,可能是誤刪。”我話剛說完,周庭柯便情不自禁的發出了一聲嗤笑:“白音洛,你能不能找個像樣的藉口?不過一個微信好友,你在介意什麼?”周庭柯說這話的時候帶著一如既往的篤定語氣。那種已經看穿了我的自信。我突然...